孙瑒文言文原文及翻译,孙瑒,字德琏,吴郡吴人也

  • 发布时间:2018-11-10
  • 编辑:44jj
  • 来源:世界历史

  孙瑒,字德琏,吴郡吴人也。祖文惠,齐越骑校尉、清远太守。父循道,梁中散大夫,以雅素知名。少倜傥,好谋略,博涉经史,尤便书翰。王僧辩之讨侯景也,王琳为前军,琳与瑒同门,乃表荐为戎昭将军、宜都太守,仍从僧辩救徐文盛于武昌。会郢州陷,乃留军镇巴陵,修战守之备。俄而侯景兵至,日夜攻围,瑒督所部兵悉力拒战,贼众奔退。

  王琳立梁永嘉王萧庄于郢州,征瑒为太府卿,加通直散骑常侍。及王琳入寇,周遣大将史宁率众四万,乘虚奄至,瑒助防张世贵举外城以应之,所失军民男女三千馀口。周军又起土山高梯日夜攻逼因风纵火烧其内城南面五十馀楼时瑒兵不满千人乘城拒守瑒亲自抚巡行酒赋食士卒皆为之用命周人苦攻不能克,乃矫授瑒柱国、郢州刺史,封万户郡公。瑒伪许以缓之,而潜修战具,一朝严设,周人甚惮焉。及闻陈大军败王琳,乘胜而进,周兵乃解。瑒于是尽有中流之地,集其将士而谓之曰:“吾与王公陈力协义,同奖梁室,亦已勤矣。今时事如此,天可违乎!”遂遣使奉表诣阙。

  (陈)高宗即位,以瑒功名素著,深委任焉。太建四年,授都督荆、信二州诸军事,出镇公安。瑒增修城池,怀服边远,为邻境所惮。

  后主嗣位,复除通直散骑常侍,兼起部尚书。后主频幸其第,及著诗赋述勋德之美,展君臣之意焉。又为五兵尚书,领右军将军,侍中如故。

  瑒事亲以孝闻,于诸弟甚笃睦。性通泰,有财物散之亲友。常于山斋设讲肆,集玄儒之士,冬夏资奉,为学者所称。而处己率易,不以名位骄物。时兴皇寺朗法师该通释典,瑒每造讲筵,时有抗论,法侣莫不倾心。以年老累乞骸骨,优诏不许。祯明元年卒官,时年七十二。

  (节选自《陈书列传第十九》)

  翻译

  孙瑒,字德琏,吴郡吴人。祖父孙文惠,是齐朝的越骑校尉、清远太守。父亲孙循道,是梁朝的中散大夫,以风雅质朴闻名于世。孙瑒年轻时就卓越超群,喜欢研究战术攻略,阅读了大量的经书史传,尤其熟习书牍文札。王僧辩讨伐侯景时,王琳领兵马作前军,因为与孙瑒是同学,于是上表推荐孙瑒为戎昭将军、宜都太守,仍旧跟从王僧辩前往武昌救援徐文盛。适逢郢州失陷,于是孙瑒的部队就留在巴陵镇守,作好攻守战备。不多久侯景的叛军杀到,不分昼夜地进攻巴陵外围阵地,孙瑒督领部下尽全力抵御,结果叛军败退奔逃。

  王琳在郢州另外奉立梁朝的永嘉王萧庄为梁朝之主,并下诏书征召孙瑒为太府卿,加授通直散骑常侍。当王琳向内地进犯时,北周派大将史宁率兵四万,趁着空隙突然袭击郢州城,孙瑒部下协助防务的张世贵献外城接应周兵,郢州城因此损失军民男女三千余人。周兵又堆起土山高架云梯,日夜攻城进逼,且又乘风纵火,烧掉了内城南部的五十多幢楼房。当时孙瑒的士卒不足一千人,都登上城楼守御作战,孙瑒亲自巡视抚慰,向士卒敬酒劝食,士卒都乐于为他献身效力。周兵竭尽全力也没能攻下内城,于是假传周主旨意任命孙瑒为柱国、郢州刺史,封为万户郡公。孙瑒假装同意作为缓兵之计,同时暗中加紧修整作战用的装备,一天之内严密设防,周兵非常害怕他。到后来听说陈朝主力军已经打败了王琳,即将乘胜而进,周兵才解围而去。于是孙瑒控制了长江中流的全部地域,他召集将士并对他们说:“我和王琳共展才力同尽臣责,一道辅助梁室,也可以算是很努力了。现在走到了这样的地步(实属天意),天意难道能够违抗么!”于是派遣使者恭送表文到朝廷,表示归顺。

  (陈)高宗即帝位,认为孙瑒的功绩名望一向昭著,对他非常信任倚重。太建四年,任命他为都督荆信二州诸军事,出京镇守公安。孙瑒到任后,高筑城墙深挖城壕,恩威并用远近顺服,为周围境外的人所敬畏。

  后主继承了帝位后,恢复孙瑒官职任命他为通直散骑常侍,兼起部尚书。后主多次驾临他家看望慰问,还吟诗作赋赞颂他的功勋品德,展示君臣之间的亲近之意。又担任五兵尚书,领右军将军,侍中职务仍然如故。

  孙瑒侍奉父母以孝顺闻名,对几位弟弟非常厚道和睦。生性通脱平和,有财物就散发给亲友。孙瑒常常在山斋里开设讲堂,招集玄言儒学之士讲学,冬夏两季还供给资财费用,被有学之士称颂。而他为人率直平易,不因自己名声大地位高就瞧不起别人。当时兴皇寺朗法师精通佛典,孙瑒每次造访他讲经之处,与他讨论经义时常有不同的立论,僧侣们对他没有不仰慕敬服的。因为年老多次请求退休,但天子下达褒美嘉奖的诏书屡屡挽留。祯明元年在职去世,这年七十二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