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士弘是怎么起义的,他当了几年皇帝?

  • 发布时间:2018-11-09
  • 编辑:44jj
  • 来源:世界历史

  问:林士弘是如何起义的,他当了几年皇帝?

  答:林士弘是追随同郡人操师乞起义的,当了六年“皇帝”。

  隋炀帝杨广穷兵黩武,两征高丽,弄得天怒人怨,四海鼎沸。大泽龙蛇,闻风而动,英雄豪杰,逐鹿中原。

  这种情况下,江西鄱阳人操师乞率众起义,鼓众占据鄱阳郡城,称元兴王,年号“天成”。次年,攻下浮梁、彭泽和江西重镇豫章郡(今江西南昌)。

  要成大事,最佳的作法是“缓称王,广积粮”。

  操师乞沉不住气,一登台亮相,就急吼吼称王,招致了隋炀帝的重点打击。

  豫章城外一战,操师乞被隋军当场射杀。

  元兴王“驾崩”,新建立的元兴王政权群龙无首,眼看就要发生溃散。

  关键时刻,林士弘挺身而出,接过了操师乞的指挥棒,带领部队奋勇作战,稳定了军心。

  林士弘外表粗野,却颇有心计。

  他利用自己士兵多生长于江南水乡、地头熟、水性好的特点,调整了战略方针,兵分水陆两路,其中陆军作为正兵,从陆地上与敌人抗衡;水军作为奇兵从水路出击,结果一击得手,大败隋军,击毙了隋军指挥官刘子翊,为操师乞报了仇。

  由此,林士弘当仁不让地接管了操师乞的事业,在豫章称帝,国号“楚”,年号“太平”。

  铺子新开张,生意红火,林士弘四向发兵,各地豪杰纷纷归附,“北至九江、南洎番禺,悉有其地”。

  楚国一下子就达到了全盛。

  林士弘幸福地快乐着。

  但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眼前的美好。

  这个人是兖州(今山东济宁)人张名善安。

  这个张善安既不善良,也不安分,根据朝廷的刑事档案记录,此人十七岁时,就有过杀人犯罪的前科,后来亡命江湖,混迹于其他支派的起义军队伍中。

  在各大起义军的厮杀、火拼和重新洗牌过后,张善安实在混不下去了,纠集了八百余散卒来投林士弘。

  林士弘认为彼此间还不是很熟,没让张善安入豫章,把他安排在距豫章不远的南塘(在今江苏南京市西南秦淮河南岸)安身。

  林士弘这样的安排,并没什么不妥,但张善安不乐意。

  张善安认为林士弘是不相信自己、怀疑自己、防备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把刀挥向自己。一怒之下,率舟师潜伏豫章城外,出其不意地向林士弘发起袭击。

  这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林士弘是农夫,张善安是蛇。

  林士弘在张善安走投无路之际敞开温暖的胸怀收留了他。

  但意所未料,被张善安露出毒牙咬了一口,很受伤。

  豫章城陷,林士弘背井离乡,远走南康。

  失去了根据地的林士弘如同白日里的一个孤魂野鬼,飘飘荡荡,四处流浪,好不容易才在馀干(今江西余干县)站稳脚跟,筑城三座以自保。

  为了重振雄风,林士弘曾派人招抚交趾太守丘和,未遂;又派兵进攻始安郡,无功而返。

  看来,昔日的楚国事业,已成昨日黄花,风光难再。

  但是,生活处处有惊喜。

  就在林士弘哀声叹气之际,一份意外的大礼徐徐从天而降。

  隋炀帝被宇文化及弄死,天下尚无共主,隋汉阳太守冯盎以苍梧(今广东封川北)、高凉(今广东阳江西)、珠崖(在海南岛)、番禺(今广州市)之地归附于林士弘。

  幸福简直不要来得太快!

  林士弘受宠若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还不够。

  南海郡广州、信安郡新州乱民首领高法澄、冼宝彻发动暴动后,又欢呼着来归附林士弘。

  可是,林士弘还来不及高兴,冯盎突然发起袭击,干脆利落地收拾了高、冼二人,以及他们的队伍。

  随后,冯盎举高、罗、春、白、崖、儋、林、振八州降唐,任高州总管,封耿国公。

  原来,冯盎归附林士弘只是权宜之计,一旦看清林士弘并非真命天子,便霎时翻脸,发兵狂攻。

  林士弘被打得手忙脚乱,仓皇退守虔州。

  虽说唐军在攻打萧铣和李子通两大割据势力时,萧、李的残兵败卒都投入林士弘的帐下,但这并不能改变林士弘败亡的命运。

  622年正月,唐军完全消灭了梁、吴两国的后,全力攻伐楚帝林士弘。

  林士弘一败再败,最后,在四面楚歌中弃走馀干,躲进了安成(今江西安福县)的一个山洞里,穴居,做原始野人。

  当年寒冬,大唐洪州总管若于则引军攻来,林士弘连野人也做不了。

  时不利兮骓不前,骓不前兮奈若何?!

  楚帝林土弘悲愤莫名,学习前辈西楚霸王项羽,唱出了一曲垓下歌,怆然病倒,未已,逝去。

  众楚臣楚将一哄而散,楚国割据政权前后历六年而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