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田以藏(1838~1865)

  • 发布时间:2018-11-09
  • 编辑:44jj
  • 来源:世界历史

冈田以藏——幕末四大人斩之一

  冈田以藏(1838-1865)(天保九年——庆应元年),为日本幕末四大人斩之一,挥舞着天诛之剑,号称稀代的暗杀者。1969年日本著名导演五社英雄以其生平事迹为蓝本拍摄电影《人斩》。1996年日本电视剧《竜马におまかせ》中的冈田以藏由演员反町隆史饰演。1997年日本TBS电视台日剧《龙马来了》中的冈田以藏由演员长濑智也饰演。2004年,三池崇史以其生平事迹进行改编导演了同名电影《以藏》。2010年,日本大河剧《龙马传》中由演员佐藤健挑战里冈田以藏一角。

  天保九年(1838)出生于土佐国(高知县)土佐郡城北江之口村,土佐藩士冈田义平的长男。冈田以藏的全名应该叫作冈田以藏宜振。可是,由于身份低微,他连使用全名的权利都没有。以藏出身于土佐一带,身份是足轻。土佐有着非常严格的身份等级制度,上士、乡士、足轻之间有如天差地别,在土佐,足轻们的待遇和猫狗差不多。嘉永元年,为了防备在土佐出现的外国船只,父亲义平以足轻的身份受到藩的征召并且在海边进行海防工作,于是全家就这样搬到了高知城下江之口川的北岸的城下的七轩町,这是个足轻聚居的贫困地区,以藏自己也继承了父亲的足轻地位。

  少年时代的以藏饱受欺凌,心中充满了“一定要出人头地离开这里”的痛切愿望。这既可看作是有朝一日能脱离足轻地区的希冀,更可看作是企图摆脱自己低贱身份的幻想。他从小立志成为宫本武藏一样的大剑客,但是,以他的身份,很难进入一流的道场学习。他只有藏在道场外偷学,于是形成了别具风格的暗杀剑法。安政三年时,机会终于来临。在新町开道场的上级乡士,同时也是土佐勤王党的领袖武市瑞山(武市半平太)相中了以藏惊人的天赋,以藏终于得到正式拜师学艺的机会,并向他学习小野派一刀流。1856年,瑞山前往江户游学修行,以藏也被允许随行。以藏的兴奋之情难以言表,对恩人武市半平太,以藏更是奉若神明:“只要是为了老师,我连命都可以不要!”在江户三大道场之一的桃井春藏道场,以藏苦学并得到了镜心明智流的真传。万延元年(1860年),他又陪伴瑞山,在防长和九州地方游历修行,途中在丰后冈藩学习直指流剑术。剑客以藏的大名,从此轰传天下。

  以藏少年时于武市半平太道场修习一刀流剑术。安政三年(1856)九月,以藏出土佐到江户,并于桃井春藏门下学习镜心明智流剑法。以后,以藏随武市半平太遍历四国、中国、九州进行剑术修行。

  以藏生平

  文久元年(1861)八月,武市半平太于江户建立了土佐勤王党。同时以藏加入勤王党,并于次年结识田中新兵卫,两人作为勤王党的两大“人斩”,活跃于维新幕后。由于以藏的学问见识十分浅薄,因而不能参加土佐勤王党的主要政治活动;然而,以藏高超的剑术是无庸置疑的。在“天诛”的执行中,一个个佐幕派要人相继地成为以藏的剑下亡魂。“人斩以藏”对于佐幕者来说,成为了恐惧的代名词。

  文久三年九月二十一日,由于土佐藩开始对土佐勤王党进行镇压,党首武市半平太被捕。随之,冈田以藏自然也难逃被逮捕的命运。武市半平太怕以藏受不了酷刑而招供,于是准备用毒药杀他灭口。不料毒杀未遂,反而使得以藏对武市半平太感到十分灰心,便索性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知道的都招了出来。

  庆应元年(1865)闰五月十一日,武市半平太被命切腹自尽,而以藏等九人则被处以斩刑。在被处斩前,以藏留下一首辞世之句:

  君が为め尽くす心は水の泡

  消えにし後は澄みわたる空

  “为君主 奉献之心 化为水中泡影 消失后 才变得清澈”。

  以藏终年二十八岁。

  余话:人斩之中,以藏的剑术可能不能算是最高的,但杀人无疑是最多的。在武市半平太的指示下,以藏将一个个佐幕派要人送入地狱。以藏之于武市半平太,感觉上前者是作为后者手上的一把利刃而存在于维新之中。

  附:

  冈田以藏主要“天诛”行动摘要: 文久二年八月二日,于大坂道顿堀刺杀土佐藩下横目井上佐一郎,协同者四人。 文久二年闰八月二十日,于京都三条木屋町刺杀本间精一郎。协同者田中新兵卫等数人。

  同日,于京都河原町通丸太町刺杀前关白九条尚忠部下宇乡玄蕃头,协同者肥后藩堤松左卫门等四人。

  文久二年闰八月三十日,于京都三条河源刺杀岛田左近手下猿之文吉,协同者清冈治之助、阿部多司马。

  文久二年九月二十三日,于江州石部宿刺杀京都町奉行渡边金三郎、大河原重三、森孙六、上田助之丞四人。协同者田中新兵卫、久坂玄瑞、寺岛忠三郎、山本喜三之进等萨摩、长州、土佐、久留米四藩藩士三十余人。

  文久三年一月二十二日,于大坂难波桥附近刺杀池内大学,协同者无。 ……

  人斩以藏

  在跟随瑞山学习剑术的同时,以藏也逐渐接受了尊王思想。游学结束后,武市半平太组织了土佐勤王党,以领袖的身份去了京都,以藏当然也追随前往。来自萨摩、长州、土佐三藩的尊王攘夷派齐集,对持反对意见者以刀相向,三藩的人马争相执行“天诛”。当时有很多浪士为了得到尊攘派的认同而参加天诛行动,以斩杀反对者为契机跻身“志士”的行列。整个京都几乎处在无政府状态下。以藏当然也成了“志士”的一分子。但对胸无点墨的他而言,什么尊王啦佐幕啦,完全没有概念。只要他的神明半平太说一句“那个男人是佐幕派”,以藏就去杀了那个人。仅此而已。所以有说法是武市只是把没受教育的以藏当做暗杀的工具而已。不计其数的人死在以藏刀下,其中有名人物比比皆是,例如井上佐一郎、本间精一郎、宇乡玄藩、香川肇、池内大学……等等。对于佐幕者来说,成为与萨摩的田中新兵卫一样的恐惧的代名词。不知何时,洛中的人们开始称他为“人斩以藏”。他不但杀活人,也杀死人,1863年2月23日,把京都等持院中三代足利义满将军的木像枭下首来,晒在四条河原,以表示对现政权的德川将军之威吓。

  可是,风云突变。土佐的山内容堂展开了肃清武市一派的行动。容堂对放荡的武士轻率的行为深恶痛绝,对行事偏激的土佐勤王党采取了彻底弹压的政策。在京都,由于禁门之变,土佐勤王党也正遭到长州藩的追击,可说是腹背受敌,雪上加霜。直到昨天他们还是堂堂正正的“尊王志士”,一夜之间却沦为被新选组和见回组穷追猛打的“犯罪者”。

  以藏被武市半平太舍弃,流落于京都街头,遂被逮捕。土佐藩收到遣返以藏的照会时,却声称“本藩没有这一号人”,拒不接纳。于是,脸上被刺上“无宿人铁藏”的字样后,以藏在京都被释放,旋即遭到早已埋伏在侧的土佐藩捕吏袭击。武市半平太在京都滥行“天诛”,以藏是此事的重要人证,只要取得他的口供,就足以迫使武市切腹谢罪。以藏被投入山田町的监狱里,这一间牢房恰好位于生他养他的七轩町对岸。从铁窗内遥望贫穷破落的故乡,以藏的心里该是怎样一番滋味呢。以藏在狱中受尽了种种酷刑,但他一直守口如瓶,不肯泄露半个字。然而,终于有一天,被他当作神明那样敬仰和拼死保护着的武市半平太给他送来了毒药。见此情形,以藏万念俱灰。次日,他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供了出来。

  一八六五年(庆历元年)闰五月,以藏以“无宿人铁藏”的身份被处斩,其首级被摆在雁切的河滩上示众。此后,走投无路的武市半平太也被命切腹而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