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仓常长:有史以来第一个派往欧洲的日本人

  • 发布时间:2018-11-07
  • 编辑:44jj
  • 来源:世界历史

  支仓常长(Hasekura Rokuemon Tsunenaga,欧洲当时译为Faxikura;1571年─1622年),日本仙台藩大名伊达政宗的家臣,藩士。支仓六右卫门常长在1613年到1620年间率领使节团先到墨西哥后又转往欧洲,之后回到日本。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派往欧洲的日本人。他的出访也是法国与日本关系史上第一次有记录的交流。对于支仓常长早年生活所知甚少,只知道他参加过日本太阁丰臣秀吉所发动的侵略朝鲜的战争(中国称为“万历朝鲜战争”或“壬辰倭祸”,韩国称为“壬辰倭乱”,日本称为“文禄·庆长之役”)(1592年到1597年)。

  西班牙接近日本

  西班牙从16世纪安德烈斯·德·乌尔达内塔(Andres de Urdaneta)发现了由菲律宾至墨西哥的航线以后,便开始以他们的领土菲律宾为基地进行墨西哥到中国之间横越太平洋的航运。马尼拉在1571年成为主要的基地。

  西班牙商船经常会由于恶劣的天气而在日本海岸附近失事,这是两个国家接触的开始。西班牙人想在日本发展基督教信仰,但这种努力遭到了耶稣会的强烈抵制,这些人自1549年就开始在日本传教。另外,葡萄牙和荷兰也不想西班牙参与对日贸易。

  1609年,西班牙大型帆船圣弗朗西斯科号在从马尼拉至阿卡普尔科的途中遭遇恶劣天气而在江户附近的千叶失事。船员们被救起并受到热情款待,船长Rodrigo de Vivero也同德川家康会面。

  1609年11月29日,双方签订了一个条约。条约中约定西班牙人得以在日本东部建立工厂,并从新西班牙引进采矿专家,西班牙商船在必要时允许拜访日本,而日本方面将会派遣一位使者到西班牙王室。

image.png

  大使的计划

  一位名叫索铁罗(Luis Sotelo)的圣方济各会修士在江户地区传教,他说服了德川幕府以他为使者出使新西班牙(墨西哥)。1610年,他随同一些返程的西班牙水手和22名日本人乘坐英国冒险家三浦按针为将军所造的圣布宜纳文图拉号(San Buena Ventura)出发了。在新西班牙,索铁罗会见了总督维拉科(Luis de Velazco),总督同意以著名探险家塞瓦斯蒂安·比斯卡伊诺(Sebastian Vizcaino)的名义派使者到日本,并附加了一个额外任务就是去探寻被认为是在日本以东的号称为“金银岛”的岛屿。

  比斯卡伊诺于1611年到达日本,并多次会见幕府将军和封建领主,但是因为他对于日本传统的蔑视,日本方面不断增长的对于天主教信仰的抵制以及荷兰人的对于西班牙野心的戒备而没有取得什么进展。比斯卡伊诺最终离开去寻找“金银岛”,在寻找的过程中遭遇坏天气,这迫使他带着重伤回到日本。

  幕府将军决定建造一艘大型帆船将比斯卡伊诺连同一个日本使团带到新西班牙。

  仙台大名伊达政宗全权负责此项工程,他命令家臣支仓常长(はせくら つねなが)主领此任务。日本人对这艘大型帆船命名为伊达村丸,后由西班牙人改名为圣胡安包蒂斯塔号(San Juan Bautista)。造此船总共享了45天,幕府派了800名造船工匠,700名铁匠及3000名木匠参与此项工程。

image.png

  横越太平洋之旅

  工程完成之后,该船便于1613年10月28日出发前往墨西哥阿卡普尔科。随行的有180人左右,包括了10名幕府武士(由海军大臣向井将监提供)、12名仙台武士、120名日本商人、船员和随从、以及大概40名西班牙人与葡萄牙人。

  经过三个月的海上航行,该船于1614年1月25日到达阿卡普尔科,使者们受到了隆重的接待。而支仓常长的最终任务是出使欧洲,在墨西哥呆了一段时后,他在韦拉克鲁斯乘坐名为Don Antonio Oquendo的船出航。帆船于6月10日从圣何塞出发驶往欧洲。支仓不得不将庞大的日本使团留在阿卡普尔科以等待他归来。

  西班牙

  舰队于1614年10月5日到达西班牙圣路卡(Sanlucar de Barrameda)。

  “历经几许危险和风暴,舰队终于平安到岸,于10月5日抵达圣路卡(Sanlúcar de Barrameda)港。驻在此地的梅迪纳西多尼亚(Medina Sidonia)(注:此地在西班牙南部)公爵获得通知后派出了船只致敬和欢迎,并安排了豪华的住房给大使和他的随从们居住……”(Scipione Amati"History of the Kingdom of Voxu")

  “由Boju主政伊达政宗所派遣的大使支仓常长,于1614年10月23日,也就是星期三这一天到达了塞维利亚。随从的有30名日本武士,12名弓箭手和执戟手。卫队长是一个基督徒,名为托马斯先生,他是一个日本殉教者的儿子”(Library Capitular Calombina 84-7-19 Memorias...,fol,195)

  大使于1615年1月30日在马德里会见了西班牙国王腓力三世。支仓向国王转交了伊达政宗的信,是关于贸易的请求书。国王应允了这些要求。

  支仓在2月17日由国王的私人牧师授予洗礼,改名为菲利普·弗朗西斯科·支仓。

image.png

  法国

  在横跨西班牙后,大使在地中海乘坐了三艘西班牙的三帆快速战舰驶向意大利。由于糟糕的天气,他们不得不在法国圣特罗佩(Saint Tropez)港停留数日,在那里他们受到当地贵族的款待,并引起了当地居民的注意。

  日本大使的到访被记录在当地的编年史中,条目为“菲利普·弗朗西斯科·支仓,出使教皇的使者,陆奥国王伊达政宗家臣”

  许多奇特的细节也记录在案:

  “他们从不用手指触及食物,而是用三只手指夹住两根小棍子来夹食物”。

  “他们用手掌大小的柔软的丝绸似的软纸擤鼻涕,并且一张纸绝不使用两次,所以用过后就扔弃在地。他们很欣喜地看到我们的人围过去把纸捡起来。”

  “他们的剑锋利无比,吹纸得过。”

  (Relations of Mme de St Troppez,1615年10月, Bibliotheque Inguimbertine, Carpentras).

  支仓常长1615年对圣特罗佩的访问是法日关系的最早记载。

  意大利

  日本使者到达意大利,他们得以于1615年11月在罗马见到教皇保罗五世。支仓向教皇呈递了一封信,其中含有日本和墨西哥通商的请求以及要求教皇派遣传教士去日本。教皇同意派遣传教士,但却把要求通商的决定转给西班牙国王做决定。教皇向伊达政宗写信,这封信的复本至今仍可在梵蒂冈看到。

image.png

  罗马元老院同意授予支仓罗马荣誉居民的称号,这份文件他带去了日本,现今在日本仙台。

  意大利作家Scipione Amati于1615年和1616年间陪伴著大使,并在罗马出版了一本名为“陆奥国历史”的书。

  1616年法国出版商Abraham Savgrain出版了记录支仓对罗马访问的书:"Recit de l'entree solemnelle et remarquable faite a Rome, par Dom Philippe Francois Faxicura" (“菲利普.弗朗西斯科.支仓先生在罗马)

  第二次造访西班牙

  第二次到达西班牙时,支仓再次觐见了国王,但国王拒绝签署通商文件,因为支仓并不是代表日本政府的德川家康的使者。而德川于1614年1月发达公告下令驱逐在日本的传教士,并迫害日本信仰基督教者。

  支仓于1617年6月从塞维亚启程回墨西哥,这时他已经在欧洲呆了两年了。而有一些日本使者留了下来住在西班牙靠近塞维亚(Coria del Rio)的一个小镇上,他们的后代直到今日仍使用日本作为自己的姓氏。

image.png

  返回日本

  1618年4月圣胡安包蒂斯塔(San Juan Bautista)从墨西哥到达菲律宾,支仓和索铁罗登陆。这艘船被西班牙政府征召作为抵抗荷兰的战船。支仓于1620年8月返抵日本。

  等到支仓回来时,日本已经彻底地改变了:自1614年起,日本开始清除基督教在日本的影响,日本进入了锁国时代。由于宗教迫害,试图与墨西哥建立贸易联系的努力终告失败。

  最终,支仓似乎没有取得什么像样的成果,除了他对于西班牙国力及其开发殖民地的方法的观点影响了德川秀忠,并使他于1623年开始与西班牙断绝贸易往来,于1624年断绝了外交关系。

  支仓后来怎么样无人知晓,但对于他晚年的说法却有很多种。有人说他放弃了基督教信仰,有人说他身死殉教,还有人说他参加了基督教私密团体。支仓死于1622年,他的坟墓立在宫城县一座佛教寺院(元福寺)旁。不过,现时在西班牙东南部有一小镇,镇里有数百名姓“赫本”(Japon)的人。这班人被认为是支仓常长的后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