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雄霸春秋战国的犬戎为何不入诸侯史册?

  • 发布时间:2017-08-22
  • 编辑:44jj
  • 来源:世界历史

迷人的宣太后通过日日夜夜的欢娱,软化了义渠王复兴帝国的野心,而英俊骁勇的年轻国王也使这位年轻守寡的太后心动不已,最后她竟为义渠王生了两个儿子。

公元前841年,是中国信史的端口年份,从这一年开始,中国有了信史,历史有了文字记载,并且再没有中断。同时,从这一年开始,周朝开始了14年的共和政治,而这之后又恢复了帝王政治的原状。
周朝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信史时代的王朝,柏杨先生在《中国历史年表》中写道:“本世纪,周王朝的镐京(今陕西西安)被蛮族攻陷。焚掠一空,只好迁都洛阳,权威不能复振。”能导致当时中国境内最强大、权力最集中的王朝迁都的蛮族,到底是哪个民族呢?
柏杨先生显然糊涂了,而著名的历史学家黄仁宇在《中国大历史》中也表达了类似的困惑:“现存的资料不能使我们确定周民族的来源。他们留下来的一段简短传说,也和其他原始民族的传统一样,充满着神话与幻想,可是这传说不断地提及农业。”如果说周的原始部民就是出自西北黄土高原上的戎部,这个观点还有些模糊甚至被人指责站不住脚,那么,灭了西周的“蛮族”是在宁夏、陕西、甘肃一带驰骋了2000年的戎(一个被国人很容易忽略的种族),却有着足够的历史明证。

揭秘:雄霸春秋战国的犬戎为何不入诸侯史册?


“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马格利特·杜拉斯在《情人》一书中的开场白,很适合人们现在想起4000年前活跃在以宁夏南部六盘山地区为核心的一个古老的族落—戎。

公元前21世纪前后,当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夏朝出现时,在西北大地上生活的远古居民的氏族组织内部也发生了变化,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氏族部落逐渐消失,以地缘关系为纽带的小方国开始露出历史的水面。生活在宁夏南部地区泾水流域的姬姓部落慢慢强大起来,并且和姜姓部落结成了联盟,而这个联盟的形成恰好处于两个部落从游牧生活向农业生活的过渡期。
联盟部落的第13世时,执掌大权的古公亶父因为无法招架来自生活在北方的戎狄的连年侵扰,只得向东迁移,在陕西岐山之南的周原居住了下来。他们在那里营建城郭,摒弃在他们看来比较粗鲁的戎狄风气,建立了以周命名的方国。古公亶父带领族人的东迁,成就了两件大事:一是建立了中国历史中奴隶制国家的最后一个王朝,二是将姬姜联盟的地盘彻底让给了戎狄(这个退让为后来西周的灭亡埋下了种子)。
狄戎族群在赶走古公亶父的战争中形成的联盟内部很快就出现了裂化,并在这里展开了角逐,逐渐形成了殷周时代北方的农牧混合族群(不是如后世匈奴那样的骑马游牧族群)。最后,戎人以绝对优势打败了狄人,一部分狄人向北撤退,占据了宁夏北部地区和河套一带,另一部分狄人投降,与戎人杂居融合。
戎在称雄中国2000年的历史中,后来分化出了不同的族落,其中对中国历史产生重大影响的主要是义渠戎。这个小小的方国和其他戎人一样,在夏、商、周三朝的正统视野里是野蛮的、动物般的人,因此,从甲骨文时期开始,他们居住的地区即被记载为“鬼方”,就是在《史记》里,他们也被称为“犬戎”—像狗一样卑贱的人。
尽管戎在周的兴起和从殷朝手中夺取政权的过程中起到了助推作用,但他们的骁勇与侵扰一直是西周王朝的心病,从穆王到宣王,曾多次派兵攻伐义渠诸戎,双方时战时和的状态贯穿了整个周王朝。周宣王三十九年至四十年,周朝和义渠诸戎的战争以周朝的失败而告终,周朝将五戎安置在今甘肃庆阳、宁夏固原一带,而五戎之中的义渠戎主要留居在今天的宁夏六盘山一带。

西周时,著名的谋士、重臣姜子牙知道戎部落善战,于是建议周文王有效利用,并派大将南宫适带着无数美女、精美的青铜器以及周朝生产的美酒和特产出使戎部落。事实上,南宫适此行不是单纯地为了讨好戎部落首领,而是为了换取戎人制造的战车。
六盘山一带茂密的森林,促成了戎人善于用木造房、制车。在中国历史上,青铜器和战车的出现是一次巨大的飞跃,著名历史学家许倬云在《万古江河—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中《中国文化的黎明》一节中写道:“青铜与车的使用在中国文化圈里引发过十分重大且深远的变化。两者之间,青铜的出现较为有迹可寻;中国何时开始用车,在考古学上尚未能找到确切的时间。但这两项重要发明的信息进入中国地区很可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可能都是经过中亚与内亚草原上的交通路线,间接传递进入的。”

相关阅读